日日日日日日日

【北玄】值得loop的北玄及相关视频剪辑

最近在loop北玄相关视频,整理几个。除了原作游戏里的相关视频外,一些视频剪辑实在是从剪辑手法、选歌配乐等等方面打动人心,感谢这些剪刀手太太们。(序号无意义)


1)【古剑三手书|北玄】Be Somebody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0122926


理由:这个手书实在是画的太棒了,虽然是英文歌,但是歌词匹配度非常高,前部分的线稿到后部分的彩稿形成对比和关联呼应,尤其是搭配歌曲高潮部分的镜头、色彩、动画,让人心生激动。如果最后感谢观看部分可以再长几秒,这样loop的时候就会有留白,更添感动。不过如今这样已经足够好,因为红线已经将兄弟俩连在一起,永不分离。


2)【古剑奇谭三】栖凰-北洛x玄戈|辟邪双子 此生王不见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1009381


理由:非黄泉路上,此生王不见王,有此句足矣。


3)【北洛|玄戈】他乡即吾乡(古剑奇谭三辟邪双子)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8381649


理由:纯剧情剪辑,搭配标题,天鹿城从他乡变吾乡,那是北洛的心灵之旅吧,这其中,玄戈的存在抹不掉,忘不掉,一直在。配乐《憾》,整个音乐有一种淡淡的哀伤,搭配台词,或许很多人心中的这种情愫都会被勾引出来。阳光下玄戈向你转身,然后消失,梦醒了,未来还在。


4)【古剑奇谭三】北洛|玄戈 初见(辟邪双子)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9368143


理由:每一对cp都应该拥有初见。一如我们初见他们。


补充两个剪辑,粮食向/群像


1)【古剑奇谭三】生而为王——We won't be falling(玄戈,北洛剧情向)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7474742


理由:我们爱他们,他们是王辟邪,是天鹿城的王。


2)【古剑奇谭三】【辟邪群像】|我愿燃尽心焰照四方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7943254


理由:呼啸天地,纵横四野的辟邪,生于此间,必定要战的辟邪,一直努力地生存、保护,为自由,为责任而努力的辟邪,是怎样光明的存在啊。这首歌实在是太赞了。


PS:视频cp以up主标注为主


【北玄】 金色耳坠(完)

*走玄戈让北洛继承王位后没有死,双王一起钻石王老五,守护天鹿城的if线

*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。

 

 

离开天鹿城约有半月光景后,北洛终于解决掉难缠的魔族对手,得胜归来。

这一天,光明野碧空如洗,阳光温暖而绚烂,天鹿王城高处的金色王焰,混合着橘金色的光,耀眼得堪比日光。

年轻的天鹿辟邪王从金色的空间裂缝中走出,表情肃杀。他一身玄色冕服,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,左耳金色耳钉的绯色晶石折射出妖异的光。

“拜见王上——”

“王上回来啦,欢迎王上!”

广场上迎接他的依然是训练有素的王宫卫队士兵,欢呼雀跃的天鹿城民,以及那个站在人群高处,让人无法忽视的白色身影——他的哥哥——天鹿城另一位辟邪王,玄戈。阳光洒在他的发丝上,让他全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,仿佛火焰。两人目光交汇,便如深入灵魂,将那句“我很想你”隐藏。

“弟弟,欢迎回来。”

一如每次征战归来,北洛走上前,与迎上来的哥哥紧紧拥抱。玄戈没有多余的言语,只在他背上轻拍两下,双子间特殊的心灵感应,便让刚从战场上回来的他卸去一身杀伐之气,心绪平和。多日未见,那熟悉的气息,依然让彼此想念。

“这次大胜,多亏了北洛王上!”

“玄戈王上,坐镇天鹿城,也让碑渊海的魔不敢轻举妄动!”

“天鹿城有这两位王实在是太好了!”

“妈妈,我长大要嫁给两位王上!”

在城民的议论声中,天鹿城双王并肩前行,散发王辟邪之力笼罩整片区域。在城民安心的感觉中,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定格成最美丽的画面。辟邪生于此间,呼啸天地,纵横四野,为生存而杀伐,为守护而征战,有两位王的存在,便保整个城池安稳。

 

王宫会议厅。

“此次魔族一役,得以全胜,魔族近期不会再轻举妄动,这离不开各位战士的奋力搏杀。众出兵将士当做休整,对战功卓越的士兵做奖励。此事交于岚相处理。”

“岚相领令。”

“半月后即为天鹿城的灯会佳节,准备工作都已经开始,保障工作由王族亲卫负责,具体安排由羽林来跟进。”

“羽林领令。”

……

妥善交代完善后的工作,主持朝堂会议的天鹿城双王摒退所有人。待其他人离开后,偌大的会议厅里顿时安静下来。

两人几不可闻地同时叹了口气,北洛向后靠在王座上,卸下一身疲惫,轻抬起的头正对上会议厅的穹顶。

天鹿城的工匠审美总是让人赞叹,他每看一次还是心生感慨——那用缤纷璎珞装饰的窗格,总爱和阳光开玩笑,迷离斑驳很容易就耀花了眼睛。而穹顶描画的却是两只辟邪,一黑一白,他们头尾相连成最完满的圆形。被从人间带来天鹿也有几十载,第一次看到这成于先王时期的画作,北洛心中是有些微恨的:作为不被期待的生命,自己年幼时被父母抛弃,他们又在这画上惺惺作态什么?直到后来,玄戈让他去找暄池长老,才知双王吞噬的血脉纠葛,以及既为巨兽便有阴影的深沉无奈。在人间的二百多年,自己努力生存,而生而为王的玄戈又何尝不是用自己的力量,去拼命守护这方天地,履行辟邪王的责任。不论人族还是妖族,不论普通人还是王族,每个人都用与生俱来的骨血力量,传承着生命永恒的意义——生存与守护,自由与责任。本来,玄戈与自己,应如两条越走越远的路,永不会再有交集。却因这血缘重新纠缠在一起,不死不休。留给他们的未来也还那么长,只要一起走下去,就还有更多的精彩等待着。若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留给彼此,以玄戈的性子,一句话都没有解释,便离自己而去,那此生将永存遗憾。

还好——还好——

 

再回过神来,便见玄戈盯着自己,面带关切。

北洛起身走向他,脚步在地板上留下清脆的声音,就像生命蓬勃跳动的节奏。

“喏,给你——”

玄戈疑惑地看着弟弟,一枚小巧的锦囊躺在他手中,泛着绯色的浅光。

“拆开看看。”

玄戈应声接来,小心翼翼地打开,拿出一枚半月型的金色耳坠。耳坠整体为两片羽翼缠绕,下方缀着中空的天鹿城王焰样式的吊饰,一颗红色的灵石悬浮其中。与天鹿辟邪王族常见的吊坠相似却又不同。

“这是龙血石?”

“果然识货。这次除魔过程刚巧找到。”

刚巧?玄戈自不会相信他这说辞。六十年前玄戈大战始祖魔受伤,便安排羽林下界寻找流落人间的弟弟北洛回来继承天鹿城王位,守护天鹿大阵,守护魔族通道。本以为回天乏术的玄戈,在晴雪姑娘找到珍稀的龙血草后得以存活于世。混合着辟邪之力的龙血草,竟稀释掉辟邪双王吞噬的力量。天鹿城大阵也在黄帝后人的帮助下,得以修复。痊愈后的玄戈虽然没能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战力,却幸得天鹿城双王带领,辟邪一族多次击退魔族侵扰,得以保全和平,生生不息。这龙血石,虽不是龙血草这样的神物,却对凝血聚神有奇效,是疗伤圣品,对辟邪一族的力量亦有稳定和提升的效果。但因长在魔族深处,须得使用辟邪骨血力量才能从山崖上取回,想必北洛费了不少功夫。

“灯会还没开始,你就提前送如此大礼,我这准备好的礼物要拿不出手了。”玄戈开着玩笑,把耳坠递给北洛,“弟弟,帮我戴上吧。”

玄戈取下右耳旧的耳坠,将耳边的发丝拢到耳后,略往左偏的头让颈项的曲线一览无余。北洛左手上前摸到那饱满的耳珠,轻轻揉一揉,手感一如往昔。在玄戈忍不住的轻笑中,他用右手将耳坠的针插入小小的耳洞,小心翼翼地推进,一点点填满,就像自己正逐步地把心中的空洞填满。空气仿佛凝滞,简简单单的动作,硬是生出几分旖旎的情丝。

只在片刻之间,玄戈已经站好身,金色耳坠随着身形变动而微微摆动。“这么多年,耳朵还是这么敏gan。”在他轻柔地揉弄下,北洛的耳根升起薄薄的红。玄戈更为粗糙的双手,是常年握剑征战的勋章,拇指与食指的纹络触碰北洛的皮肤,像羽毛拂面般带起阵阵战栗,撩动人心。

“这么多年,你这儿的味道也依然让人沉迷。”无视玄戈的轻笑,北洛揽住哥哥的腰,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对方的脖颈上。“哥哥。”

嘴唇触碰的,是血液的热度,是生命的热度。

 

“下次,我送你新的耳钉,北洛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-END-


*谁能想到我只是想写个过时的100问呢,结果铺垫了太多……100问回头再更。龙血石这个道具,瞎写的。

*打一发广告,Q群:天鹿皇宫双子后花园,群号:728190971,北玄群不拆不逆,欢迎大家来玩~

一个北玄的QQ群宣传,欢迎加入天鹿皇宫双子后花园,群聊号码:728190971

————
lof使用bug,没办法直接发文字,sigh……附个北玄双子校园脑洞(重发)

想看辟邪双子现代校园篇,看双子在大学鸡飞狗跳的故事,随便脑脑,难免OOC……他们可能经历:大学饭堂的改ge,挖掘出像羽林这样的校园大厨/女生节献花,羽林送出了N朵花给天鹿大学的不同女生,结果女生转手送给了双子俩/傲娇岚相保护小姑娘,被校外流氓打伤,双子俩合谋报仇/etc……

附一个双子的资料卡

大学:天鹿大学
姓名:玄戈
年龄:20岁
学院:天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
年级:大三
职务:学校学生会主席
性格:外表温柔沉稳,做事果断,绝不拖泥带水,对待一些重要的事情会表现的“轴”
爱好:摄影

姓名:北洛
年龄:20岁
学院:天鹿大学土木工程学院
年级:大二
职务:在学校学生会挂名一个部长
性格:看起来很社会,其实是个细致、通透的男人,偶尔带着孩子气,能力和哥哥不相上下
爱好:打抱不平(?)其实私底下很喜欢野外生存

Q: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,两个人为何不同年级?
A:小时候的玄戈虽然比弟弟和同龄人表现的成熟,但也有不服输的性子,因而被人使坏,却导致了自己弟弟的受伤。父母将北洛送去休学疗养一年,因而弟弟比哥哥低一年级

Q:两个人在学校的相处模式是?
A:在同学们看来,两个人除了学校事务,公事公办而同框以外,很少有亲昵的接触。其实吗,每周末都要回家的双子俩,干什么需要你们知道?

Q:最近双子俩在干啥?
A:由于校外恶势力的报复,玄戈身体受伤,处于恢复期ing,因而更专注于课业上,正准备把学生会主席的担子扔给北洛。【当然恶势力登场的时候,少不了北洛同学的从天而降(?)救亲哥于水火之中

玄戈:我自己可以应付……
北洛:那你这伤怎么回事?
玄戈:……】

——
随便脑脑,想和小伙伴一起脑洞各种世界paro下的美好兄弟情,开了个QQ群,欢迎吃北玄小伙伴,备注玄戈或者北洛的名字就可以!一起产出啊小伙伴,PS、剪辑、写文、画图,脑洞什么的都可以呀,辟邪双子赛高!

【谢乐】片段-包子脸师父和他的包子脸徒弟

翻文件夹发现的片段,自己看得笑了。所以贴出来,如果能博君一笑就好啦。


喜欢包子脸的师父父,抱起了同样包子脸的乖徒儿,紧了紧手臂,让他舒服的靠在自己的臂弯中。小小的少年,抬起了泪汪汪的眼睛,然后盯着他许久。

谢衣以为他这是要继续大哭的节奏,谁知道下一秒:

少年软软的小手,戳了戳师父父的脸,奶声奶气地说了两个字:好软。

刹那间,谢衣内心仿佛有好多匹神兽在奔跑!!!

小小的少年这还不知足,又努力地扒上谢衣的衣服,然后把小嘴凑过来,一次没有成功,二次终于够了高度,然后吧唧一声,将自己的口水印在了师父父那“好软”的脸上。

“师父父你好甜啊~~”可爱的少年说完,害羞地把脑袋埋在了那宽阔有力的肩头。

被突然袭击的谢衣,睁大了双眼,似乎还在反复咀嚼这句话的意思。

过了一会儿,他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后背,在少年抬起头后,松开一只手,捏了捏他的小脸。嗯,手感真不错,再来捏一捏。啊,手劲儿太大了。少年的眼中似乎涌起了雾气。

“嗯,确实很软很甜”轻轻亲了一口小少年的包子脸,谢衣笃定的说。

所以说:警察叔叔,就是这个人!


【谢乐】静水事务所

3月份写的坑,我的女神paro(maybe

好久没上这个号了,拉出来溜溜吧。

---------

Chapter 1:这个男人,同居

 

“乐无异!还不睡觉?!看看几点了!”略带着怒气的女声,从门外传来。

虽然隔了一道门,乐无异还是缩了缩脖子。

“妈,这就睡了,这就睡了。”乐无异故意制造出各种收拾的声音,顺手关了吊灯,开了床头小夜灯,和着衣服钻进了被窝,把被子一蒙罩住了自己的脑袋。“妈,我已经在被窝里头了,你快睡啊。”

“这都已经十一点了,快睡。异儿,别让我抓到你阳奉阴违,小心妈把你绑起来挠脚心。”看到那边灯暗了,闷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,乐妈这才放心走开。“这孩子,学电子机械学到这般废寝忘食的地步,真是后悔带他了解这些。”

母亲的声音也渐行渐远,趴在被窝里头裹成个球,只留个呆毛在外边的乐无异,晃了晃脑袋“学电子机械怎么了啊。看齿轮转动,让东西运作起来,多幸福啊。”碎碎念一阵子,竖起耳朵,小天线探测了一下,“安全!”他迅速爬出被窝,打开桌上的台灯,桌面上摆放着一片片金属零件和电路板,还有很多画了不知道什么图谱的纸张。

小心翼翼地拿起零件端详,又一次陷入思考,困扰了他好久的难题,他至今都还没有想到解决方法。于机械一途,乐无异本就带着天资聪颖,兴趣点也完全在其中,用他父母的话说:简直是痴儿一个。但是这次他也是实打实地碰到了绊脚石——

5分钟,10分钟,15分钟。

他丧气地趴在了桌子上。

“啊啊,想不出……”呆毛都要因此而倒下。

眼神一晃,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张名片映入眼帘。犹记得午后时分这东西怎样出现——

那时天空很澄净,蓝色得仿佛能吸引人深陷。乐无异将耳机带上,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链接哪条电路,可以让自己的发明更加完善。他完全沉浸在思考的世界中,差点被身边骑自行车的人撞倒。

那人连连向他道歉,他扬起笑脸,说了声:没事儿。

回头又忧伤地自嘲:如果有人能陪着我一起就好了。

然后……手中就多了一张名片,乐无异至今都回忆不出这东西是怎么突然出现的。

“如果有什么疑难问题,都可以拨打号码,会有奇迹发生哦~”名片上用可爱的卡通字体写着这样的话。乐无异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吐槽的愿望,午夜时分,竟鬼使神差地拨打了号码。
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没有彩铃,是很普通的连接音乐。

“嘟——嘟——”没有人接?算了睡觉吧。乐无异想。

“你好,这里是静水事务所,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。”异常好听的男声出现在耳畔。

“什么?你知道我会打电话么?”

“呵呵,天机不可泄露。”清泠的声音,句尾带了点上挑。

“我——”乐无异觉得自己耳朵要怀孕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说您这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?传销组织还是什么?说您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,是电台主播么?说您知道我会打电话,那到底会出现什么奇迹呢?我们不是弹幕网,所以乐无异的脑内即便出现了弹幕,也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。

“我接收到了你的信息,这就过来。”线路那头的男人突然出声,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“哎?什么?”电话那头却已经挂断。

只是3秒钟,那大概可以被称作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吧。

乐无异感受到屋子中心空气似有压迫,他转过身,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。然后越变越大,片刻之间,整个卧房都被光照得敞亮。他此时还有余裕想着不会惊扰到爸妈睡觉吧,那团光球就扩大成一个成年男人的高度,然后——一个身着白色风衣的男人,从漩涡状的云层中慢慢走出。

“正式介绍下我自己,我是静水事务所,谢衣。你有什么愿望么?”

说着,他向呆愣着的少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“你——”那人身上散发出一种熟悉的感觉,上辈子我们一定见过。乐无异想。

“我——我想要一个人能陪我一起研究机械。”

“收到。”

对面白衣翩翩的男人只是温柔地看着那个有着金色猫眼的少年,按捺住自己抚摸呆毛的冲动,闭上了眼睛,3秒钟后——

空气中似乎有咔哒的声音,“程序启动。以后我就是你的同居人了。”对方又泛起温柔地笑。

“什、什么?”信息量太大,少年乐无异当机。

所以说——这个叫谢衣的男人,自说自话成为了我的同居人?这是怎么回事啊!

 

-------未完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