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日日日日日日

【谢乐】片段-包子脸师父和他的包子脸徒弟

翻文件夹发现的片段,自己看得笑了。所以贴出来,如果能博君一笑就好啦。


喜欢包子脸的师父父,抱起了同样包子脸的乖徒儿,紧了紧手臂,让他舒服的靠在自己的臂弯中。小小的少年,抬起了泪汪汪的眼睛,然后盯着他许久。

谢衣以为他这是要继续大哭的节奏,谁知道下一秒:

少年软软的小手,戳了戳师父父的脸,奶声奶气地说了两个字:好软。

刹那间,谢衣内心仿佛有好多匹神兽在奔跑!!!

小小的少年这还不知足,又努力地扒上谢衣的衣服,然后把小嘴凑过来,一次没有成功,二次终于够了高度,然后吧唧一声,将自己的口水印在了师父父那“好软”的脸上。

“师父父你好甜啊~~”可爱的少年说完,害羞地把脑袋埋在了那宽阔有力的肩头。

被突然袭击的谢衣,睁大了双眼,似乎还在反复咀嚼这句话的意思。

过了一会儿,他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后背,在少年抬起头后,松开一只手,捏了捏他的小脸。嗯,手感真不错,再来捏一捏。啊,手劲儿太大了。少年的眼中似乎涌起了雾气。

“嗯,确实很软很甜”轻轻亲了一口小少年的包子脸,谢衣笃定的说。

所以说:警察叔叔,就是这个人!


【谢乐】静水事务所

3月份写的坑,我的女神paro(maybe

好久没上这个号了,拉出来溜溜吧。

---------

Chapter 1:这个男人,同居

 

“乐无异!还不睡觉?!看看几点了!”略带着怒气的女声,从门外传来。

虽然隔了一道门,乐无异还是缩了缩脖子。

“妈,这就睡了,这就睡了。”乐无异故意制造出各种收拾的声音,顺手关了吊灯,开了床头小夜灯,和着衣服钻进了被窝,把被子一蒙罩住了自己的脑袋。“妈,我已经在被窝里头了,你快睡啊。”

“这都已经十一点了,快睡。异儿,别让我抓到你阳奉阴违,小心妈把你绑起来挠脚心。”看到那边灯暗了,闷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,乐妈这才放心走开。“这孩子,学电子机械学到这般废寝忘食的地步,真是后悔带他了解这些。”

母亲的声音也渐行渐远,趴在被窝里头裹成个球,只留个呆毛在外边的乐无异,晃了晃脑袋“学电子机械怎么了啊。看齿轮转动,让东西运作起来,多幸福啊。”碎碎念一阵子,竖起耳朵,小天线探测了一下,“安全!”他迅速爬出被窝,打开桌上的台灯,桌面上摆放着一片片金属零件和电路板,还有很多画了不知道什么图谱的纸张。

小心翼翼地拿起零件端详,又一次陷入思考,困扰了他好久的难题,他至今都还没有想到解决方法。于机械一途,乐无异本就带着天资聪颖,兴趣点也完全在其中,用他父母的话说:简直是痴儿一个。但是这次他也是实打实地碰到了绊脚石——

5分钟,10分钟,15分钟。

他丧气地趴在了桌子上。

“啊啊,想不出……”呆毛都要因此而倒下。

眼神一晃,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张名片映入眼帘。犹记得午后时分这东西怎样出现——

那时天空很澄净,蓝色得仿佛能吸引人深陷。乐无异将耳机带上,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链接哪条电路,可以让自己的发明更加完善。他完全沉浸在思考的世界中,差点被身边骑自行车的人撞倒。

那人连连向他道歉,他扬起笑脸,说了声:没事儿。

回头又忧伤地自嘲:如果有人能陪着我一起就好了。

然后……手中就多了一张名片,乐无异至今都回忆不出这东西是怎么突然出现的。

“如果有什么疑难问题,都可以拨打号码,会有奇迹发生哦~”名片上用可爱的卡通字体写着这样的话。乐无异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吐槽的愿望,午夜时分,竟鬼使神差地拨打了号码。
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没有彩铃,是很普通的连接音乐。

“嘟——嘟——”没有人接?算了睡觉吧。乐无异想。

“你好,这里是静水事务所,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。”异常好听的男声出现在耳畔。

“什么?你知道我会打电话么?”

“呵呵,天机不可泄露。”清泠的声音,句尾带了点上挑。

“我——”乐无异觉得自己耳朵要怀孕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说您这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?传销组织还是什么?说您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,是电台主播么?说您知道我会打电话,那到底会出现什么奇迹呢?我们不是弹幕网,所以乐无异的脑内即便出现了弹幕,也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。

“我接收到了你的信息,这就过来。”线路那头的男人突然出声,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“哎?什么?”电话那头却已经挂断。

只是3秒钟,那大概可以被称作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吧。

乐无异感受到屋子中心空气似有压迫,他转过身,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。然后越变越大,片刻之间,整个卧房都被光照得敞亮。他此时还有余裕想着不会惊扰到爸妈睡觉吧,那团光球就扩大成一个成年男人的高度,然后——一个身着白色风衣的男人,从漩涡状的云层中慢慢走出。

“正式介绍下我自己,我是静水事务所,谢衣。你有什么愿望么?”

说着,他向呆愣着的少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“你——”那人身上散发出一种熟悉的感觉,上辈子我们一定见过。乐无异想。

“我——我想要一个人能陪我一起研究机械。”

“收到。”

对面白衣翩翩的男人只是温柔地看着那个有着金色猫眼的少年,按捺住自己抚摸呆毛的冲动,闭上了眼睛,3秒钟后——

空气中似乎有咔哒的声音,“程序启动。以后我就是你的同居人了。”对方又泛起温柔地笑。

“什、什么?”信息量太大,少年乐无异当机。

所以说——这个叫谢衣的男人,自说自话成为了我的同居人?这是怎么回事啊!

 

-------未完-----